CYPRESS.

以下👇
希望要取关的朋友一开始就别关注了,每次一打开老福特怪难受qwq

北欧!!!Leon!!!Norge!!!!!!
长期蹲坑,圈少
APH/生化危机/宝石之国
欢迎找我玩啊,QQ 1264359122

Another side of the water

【注意避雷】
丁诺
没有华丽的言辞,纯日常向(有ooc)
只希望你能看看:((小学生文笔警告)

   在Nor家待了太久,我开始怀念我在哥本哈根的蛋糕店了。Nor家是美好,就是太安静,没有熙攘的人群,只有深远的天空和死寂的海水,坐在峡湾边的海岸上,总是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    夏天的挪威是温暖的,像上个月一样,我和Nor一起去挪威海上的罗弗敦群岛。我不爱呆在室内过久,那只会使我的瞳色变得黯淡。是,我恋着哥本哈根的夏日烈阳。
     “Norge?”我在船甲板上坐下:“今天还是只有我们吗?”
     “恩。”Nor的眼睛飞快地眨了下,我明白他在想什么,他内心并不同于外表,少时也是炽热,他希望更多的人的到来——当然,不是我。
    和其他伙计不同,我和Nor在一起,更多时候我只能安静得看着他的背影,看那海风吹拂他的发丝。

   
     海风刮着船舱玻璃,略有微弱,我知道我们已经到了。在这里,Nor有着他私人的小渔村,我不知道有多美,但我相信这同样是安静的,Nor总是在这宁静之中给大家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    “Dan——”在我凝视朝阳发呆时,Nor已经走了大老远。我感觉诺尔兰郡的太阳,也与哥本哈根有所不同——有着一股别样的吸引力和魅力,像Nor一样(嘘)。
     来到这里,Nor只是办他的私事,把我晾在了一旁,我感觉我买的船票只是供我来岛上沐浴阳光,他总是不考虑我的感受。在Nor身边,即使你有千言万语,也很难当面表露,但别说,排除不似我们的关系。
     在阳光下的草丛里躺着,我感到我的脸颊微微发热,是阳光吗?我想不是,我看到Nor从不远处的小屋里走出,他上身裸露,只穿了一条素色的及膝裤,看着不像他的风格。我的头发被汗水浸湿,乱了,发型也没了,但我不顾这些,挪威夏日的阳光,即兴享受。
     在草丛里的小憩时光,想不到竟是被Nor的一个巴掌结束的。我们也是坐上最晚的一趟游轮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 “Dan,”Nor叫住了在厨房的我:“帮我取下快递。”闻声听去,Nor好像又在楼上玩一些奇怪的图版游戏,不知道是和谁。我像是他的全职太太,而我感觉他对我的感情,像是从朋友变成了父子,虽然曾经提诺调侃我们的关系亲密到如同情人,但还是被Nor一口否定了,好吧,我知道我们的关系总是莫名其妙。
     Nor不让我开空调,我想他只是因为节俭,但我把快递送到他房间时,我否定了我的猜测——空调大概只有十九度,Nor正裹着条被单,对着摆满卡片的折叠桌发呆。像是一个人的游戏,但当我提议加入时,Nor却推开了我:“妖精先生还在呢。”就这样,我一头雾水地被Nor拒之门外。
     燥热的空气使我难以入睡,我爬上二楼,发现Nor的门上多了一块刻着“请勿入内”的木块。犹豫再三,我还是推开了房门,走到Nor的身边。Nor像是小孩子一般,床头有着一盏小夜灯,发着微弱的光,我悄悄地把灯关了,把我的被单铺在地上。
      “开灯。”是Nor的声音,我心里一惊。开了灯,Nor凝视着我,还是睡眼朦胧,但在灯光下,像是千万星星聚在他的眼里,我还从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。
     “我同意你进来了吗?”
     “……没有。”
     “那请出去吧。”
     “不……我不会打扰你的,就这些天,实在太热了,很抱歉……”我有些语无伦次,我知道Nor的脾气,生怕他又将我赶走。
     但令我意外的是,他没说什么,只是翻了个身,继续睡了。
     “Godnat.”我也累了,趴在地板上倒头就睡。
    
     阳光从窗外的缝隙中溜了进来,打在我的脸上。Nor还没有醒,这样看来,他的身躯显得异常娇小。他好像有踢被子的习惯,大半个身子露在外边——这可不是个好习惯。我重新将被单盖在他的身上,我看着他,他的脸上有着些细软的绒毛,他很瘦,和Ice一样,不像NORDIC的大家。Nor即使是睡着了,也遮盖不住他那自骨里透出的忧郁气息,虽然他眉眼舒缓,但你总会感到不可思议。
     我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,几乎没什么肉,相信他的生活并不如我们所看到的那么轻松。
     不知为何,我感觉Nor的身子微微动了下,我没在意,正当我要开门时,一股力量让我止步,惯性使我瘫坐在床上。
     “别走。”Nor睁开了眼睛,看着我。
     “可是起司三文鱼还在冰箱里。”
     “晚点再吃也不急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我愣住了,我看见Nor的眼角发红,是伤心了吗?我不知道,在我印象里,他一直是一个冷静到让人倒吸凉气的人,我不敢相信这是他。
      “是个梦……只是希望你可以在我身边,别想太多,Lure。”
     他还是这样,让人猜不透。
     “那你继续睡吧。”也许Nor又想起了Kiel contracts,但这样感性的他,我还是第一次见。
     “没有人确切地知道,人从什么年纪开始有梦,”Nor用十字发夹把他左侧的头发扣了起来:“也许你知道。”
      没办法,他还是那个他,还是放不下。我握住了他的手,只有那双星空似的眼眸,告诉我一切。

芬芬的礼物

最近真的超忙,感谢不取关之恩qwq
线条抖上天•ᴗ•……

是摸鱼,证明自己还活着!【我爱海姐!!

雪莉
到时候再画克莱尔的,是的我吃这对¯\_(ツ)_/¯

希望卡表可以让王姐和三光退休结婚!!

希望发这个不会被删◑▂◑

今年的第一场雪